奶昔海盗团

这里是鹭子

为什么这届大赛的bug这么多!

时隔多日我又出来污染tag了

依旧是老套的bug梗:P

文笔垃圾

ooc严重

请注意避雷

 

 

雷狮发现自己不能使用原力是在和安迷修对峙的时候。 两人一见面就打已经算得上是常有的事,战斗已经开始了,但雷神之却怎么也召唤不出来,眼看着安迷修拿着凝晶毫不留情地向雷狮砍来,雷狮皱了皱眉,不过海盗终究是海盗,即使不用原力,也是可以依靠体术躲过这一击的。

剑尖划过雷狮的发梢,几根发丝飘落在地面。雷狮小声地喘了几口气,皱了皱眉头,心想自己的体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雷狮,认真点。”安迷修往后退了几步,跟雷狮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用剑抵住雷狮的喉咙,“不准备使用原力吗?”

那我也得有才行啊。

雷狮在心里暗骂一声,吐槽这大赛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这时,一束白光降临在二人身边,投影出一位白衣男子,他的脸庞让雷狮再熟悉不过了——大赛裁判长丹尼尔。 “各位参赛者你们好,我是丹尼尔,最近凹凸大赛遭到不明生物袭击,导致大赛系统故障,可能会有极少数参赛者出现原力无效,战斗力下降等方面的问题,为你们造成不便请谅解,不过大赛主办方会尽快修复系统,祝各位参赛者再接再厉,活过预赛。”话音刚落,丹尼尔便化作一缕缕数据,消释在空中。

而丹尼尔口中的极少数里,就包含雷狮,雷狮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已经开始流失,现在只要稍微强一些的参赛者多费些力就能置雷狮于死地。说难听点,雷狮现在可能连击败一只最低级的铁角兽都需要费些功夫。

雷狮叹了口气,仿佛已经接受了这个残酷事实,当然,如果忽略掉他那双怒得可以杀人的眼睛的话。

“所以,你现在使用不了原力了?”安迷修看了看雷狮黑到极致的脸色,放下凝晶,作为一个骑士,即便是十恶不赦的恶党,他也不会做出趁人之危的事情。

“哼。”雷狮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说,“安迷修,我劝你不想小看一个海盗的体shu……”

话音未落,一阵温热的呼吸打在雷狮的后颈上。

“谁!……”酥麻的触感让雷狮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出乎意料的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

“您是,丹尼尔裁判长?!”安迷修不可思议地打量面前这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呵,丹尼尔,怎么,你们主办方都这么闲?”雷狮皱着眉头,紧盯着丹尼尔,身体不自觉的往后移动,两米多的身高让雷狮必须微微抬头才能看到丹尼尔的脸,这让他很不爽,雷狮可没有仰视别人的习惯。而且雷狮现在还没有完全信任眼前这个神秘的裁判长,比起未知的危险,雷狮更愿意和一旁的宿敌统一战线。

面对雷狮的嘲讽,丹尼尔似乎并不在意,脸上依旧保持着意味不明的微笑“大赛系统显示你的原力受到了干扰。”

我怕你受伤。

理智让丹尼尔收回了这句话。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说,他是大赛的裁判长,是七神使的走狗,他无法做到口无遮拦地对雷狮表达自己的心意,即使丹尼尔从一开始就对这位向往自由的海盗产生了好感,毕竟对于丹尼尔来说,自由不过是他这一辈子的奢望罢了。

“我来告诉你,如果本身的力量越强,那么体力流失的速度就越快,请务必小心。”

“啧,多管闲事。”雷狮并不准备跟面前这位意图不明的裁判长打太多交道,只是低头查看了终端里的队友信息,在找到卡米尔的位置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丹尼尔无奈地笑了笑,并没有因为被无视而露出太多的表情,而且,他似乎发现了另外一个有趣的事情。

安迷修望着雷狮离开的背影,潭水一般的绿眸暗了暗,眼中多了几分担心,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上去。丹尼尔看了眼安迷修那副紧张的神色,这才想起自己之前看到受系统影响的参赛者名单里有雷狮的名字时,裁判球也是这么形容自己的。安迷修匆忙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耳畔,周围安静了许多,丹尼尔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看来安迷修对雷狮的情感并不一般呢。

 

“真巧啊,格瑞,我们又见面了,来决斗吧!”

“……”格瑞面不改色地举起烈斩挡下嘉德罗斯从天而降的大罗神通棒,护住身后因为大赛系统故障而使用不了原力的金。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金躲在格瑞后面大喊,看到嘉德罗斯那双不屑的眼神多了一丝怒气后打了个冷战,嘀嘀咕咕道, “一见面就打……”

对于渣渣的抗议嘉德罗斯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举起神通棒就要向格瑞再次攻击,这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两个白色的身影。

之前偷袭过他的渣渣,好像叫雷……狮来着?还有一个不认识的渣渣。嘉德罗斯想到,手上的动作并没有随着这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而停止。

大罗神通棒毫不留情地砸下地面,扬起一大片尘土,地面已经有裂开的现象。格瑞护住身后的金,用烈斩硬生生接下这不小的一击。

烟雾渐渐消散,格瑞小声地咳嗽了几声,双眼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强得恐怖的男人,但是下一秒,格瑞就看见了另外两个人——雷狮和安迷修。

而且两人正用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站在一旁,安迷修用手扶着雷狮的腰,两人的脸凑得很近,而且雷狮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

其实真相只是因为嘉德罗斯刚才那一击的冲击力太大,再加上系统的影响,让雷狮有点头晕,安迷修发现了雷狮的反常,在雷狮倒下去之前扶住了他。

 

雷狮觉得自己今天倒霉透了,无缘无故遭到系统影响就算了,至少还收了安迷修这个免费的保镖,结果这才刚出森林就碰上了大赛最麻烦的两个人在决斗。这难道就是自己老和雷蛰那家伙作对的报应吗?

最糟糕的是安迷修居然还在我耳边问有没有事,需不需要背我去大厅。你不尴尬我都尴尬的好吧,还背我去大厅?我算是看透你了,安迷修,你就是想那群鶸看我笑话是不是。

雷狮真的很想骂人,要不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他一定会和安迷修狠狠地打一架。

雷狮心里这一系列的内心独白化成语言却只能吐出一句“不需要”。

“雷狮是吧?又想像之前那样搞偷袭?渣渣。”嘉德罗斯冷笑一声,居高临下地望向雷狮,如果是别人,嘉德罗斯根本不会跟他废话,但这是雷狮,那双紫瞳可以勾人魂,从嘉德罗斯第一次见雷狮起就发现了,即便,他是一个人造人。

雷狮懒得去跟嘉德罗斯争辩,自顾自地挣脱开安迷修的怀抱,安迷修后知后觉地松开环在雷狮腰部的手,回想起刚才那个动作,脸部有些发烫。真是不应该,我们明明是宿敌,宿敌之间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安迷修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被无视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嘉德罗斯看着面前这两个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人,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雷狮”格瑞看了眼这些排名前几的强者,不动声色地把金挡在了身后。

金倒是自来熟,完全忘记了之前被雷狮海盗团围攻的场景,从格瑞身后探出头,向两人挥手:“你们好啊,我叫金!哦,我知道你们,你们是大赛第四和第五的雷狮和安迷修!,你们都好厉害啊……诶?雷狮,你好像不太对劲?”

金突然冒出来的话让安迷修一惊,往身旁一看果不其然看到了雷狮有些发白的脸。

“没事吧?”

“他也受到大赛系统的影响了吗?”格瑞看了看雷狮,又看了看金,“他俩的状况不一样。”格瑞不像金那样总把心中所想都写在脸上,他习惯了伪装,而不让别人察觉到自己情绪的最好方法就是表情管理。所以即便格瑞很担心雷狮,他的表情也没有出现一点瑕疵。

但他的语气出卖了他,嘉德罗斯听出来了,他言语中藏不住的顾虑。嘉德罗斯并不介意再多几个对手,不过他可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

 

安迷修想起了之前丹尼尔说的话,表情严肃起来:“丹尼尔说这bug会根据参赛者目前所发掘的原力力量大小来对本体进行反噬。”安迷修把雷狮安顿在树旁,“大概是这个意思,毕竟我也不太擅长动脑子的事情。”

“原来如此,我来凹凸大赛没多久,原力开发不够,所以我才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金恍然大悟,他早就对雷狮产生了一种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的情感,毕竟人对待美丽的事物,都会无意识的选择靠近,即便美丽的玫瑰都是带刺儿的,“格瑞,我们留下了帮帮雷狮吧。”

格瑞想离开,他不能再为情感束缚住内心,拥有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格瑞想起了守望一族曾经发生的事情,叹了口气。

“好吧。”本来已经在心里想好的拒绝到了嘴边却变了样。格瑞看向一旁沉默的嘉德罗斯,安静得有点不像他了。格瑞想。

“嘉德罗斯,你还不准备离开吗?”

嘉德罗斯冷笑一声,“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吧,格瑞。”说着,嘉德罗斯走近雷狮,“既然你不想和我一战,那我不如来帮你们看看这个渣渣?”嘉德罗斯强大的气场压得众人喘不过气。该说真不愧是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吗?安迷修看着嘉德罗斯那双傲慢的金色眸子,明明是平视的角度,安迷修却有了在仰视嘉德罗斯的错觉。没人打破这份寂静。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很轻,但此时却清晰地充斥在每个人耳中。

“谁?”

脚步停止了,众人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黑发少年,安迷修认得他。雷狮海盗团的军师,雷狮的弟弟——卡米尔。

 

卡米尔是顺着系统页面的队友位置找过来的,卡米尔和雷狮分开行动这么久,都没有收到雷狮跟他的联系,这不正常。卡米尔有些担心,担心他心心念念的大哥会不会遭到了袭击。卡米尔是相信雷狮的,他相信雷狮的力量足够强大,可在丹尼尔投放影像通知参赛者系统故障的事后,卡米尔不敢确定了,他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雷狮会安然无恙,他必须找到雷狮,然后保护他, 保护自己的神明,即便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然后卡米尔就看到雷狮坐在树旁,似乎是昏迷了,而旁边站着的,没有一个是善茬。

“你们对大哥做了什么。”脱口而出的,是一句颤抖的话语。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屁玩意儿

文笔垃圾

ooc严重

请注意避雷

格瑞很郁闷

他没有想到像他这样的高冷闷骚青年会对某个人动心

动心就动心吧,偏偏是对一个男的

对一个男的动心就对一个男生动心吧,偏偏还是雷狮,那种嚣张霸道,天天把鶸挂在嘴边的中二病患者

“我大概是病了吧。”格瑞扶着额,望向窗外的操场,正好看见雷狮将篮球投进篮筐,汗珠顺着雷狮的额头滴下脖颈,雷狮只穿了一件无袖体恤,动作一大甚至可以看见胸前的私密处,格瑞脸有些发烫。

像是察觉到炙热的目光,雷狮向教学楼望了望,“错觉吗?”雷狮挠挠头。格瑞靠着墙蹲在地上,他简直不敢相信,看到雷狮白皙的皮肤时,格瑞入迷了,甚至有一种想要在上面留下痕迹的疯狂想法。

留下只属于他的痕迹

那里很热闹,不过有一大半原因是雷狮本人,毕竟在这所学校,雷狮的追求者还真不少,学校里的名人几乎都和雷狮扯上关系了。就比如上一次学校排名第一的嘉德罗斯把雷狮拉到小树林去的事情,当时出来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出他俩心情不好,脸上都挂了彩,眼尖的人还看见了雷狮嘴有些破皮。没有人知道他俩干了什么,也没有人敢跟过去看。有人说他们只是在小树林里打了一架,当然,这是直男发言,也有人说他们其实是在小树林里激情打啵,当然,这是腐女发言,甚至有人说他们在小树林里做了(这是我的发言!)。

对,就是做。爱的意思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格瑞差点没把手上的牛奶捏爆。

说完嘉德罗斯,再来说说安迷修吧。

“大名鼎鼎的风纪委员竟和某校霸有染?!”这是那时震惊全学校的消息,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人把这条消息发在了学校论坛上,还顺便附带了一篇安雷安的腐文,然后立刻成为了当时的热门话题。安迷修和雷狮可谓是水火不容,喜洋洋和灰太狼看过吧,格瑞觉得他俩就像是那种关系。

之后格瑞才知道,昔日的发小原来也是今日的情敌之一。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格瑞看着书,然后就听见自己下铺的金一边傻笑一边说着梦话“雷狮学长,嘿嘿嘿,我,喜欢……你”

于是那天格瑞忍着叫醒金的念头,被迫听了一晚上酷似纯情小说里的台词。

格瑞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家发小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肉麻的情话的,格瑞更不会知道那天金梦到的究竟是什么。

“什么,我说梦话了?!”金生无可恋缩在被窝里,毕竟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昨晚在自己身下小声喘息的雷狮“格瑞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啊!”

“放心,我没听见什么。”格瑞一脸平静的坐在床上看书,“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喜欢雷狮。”

金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特别红。

然后格瑞才知道,上次金被打劫时,就是雷狮上演了一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桥段,然后成功让金一见钟情。

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据后来的格瑞所知,那人曾经抢过卡米尔的蛋糕,然后就被雷狮针对,这次只是恰巧被雷狮撞见,雷狮气不打一处来就上去干了,却没想到收获了金这么个小迷弟。说实话这个场景让格瑞想起了一首歌,叫什么来着,哦,“我不是来当英雄的,我是来揍你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格瑞其实和雷狮没有什么交集,连话都没说过几次,见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上一次见到雷狮是在学校外的小巷子里,格瑞放学回家路过那儿的时候听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低喘,格瑞并不是安迷修那样的老好人,他不喜欢多管闲事,但那一次,格瑞却鬼使阴差地走了进去。

是雷狮

雷狮似乎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有些惊讶地望着格瑞,却因为疼痛咬紧牙关,格瑞看见雷狮的手臂上有一条很深的伤口,血顺着雷狮的指缝流下来,滴在地上。

“你受伤了?”

“废话。”雷狮不想和格瑞多说,眉头颦蹙着,偏过头闭上眼睛不去看格瑞。

后来当然是格瑞把雷狮背到了校医务室,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用背的,至于为什么格瑞不公主抱雷狮,可能也只有格瑞才知道吧。中途他俩谁都没说话,导致场面一度显得十分尴尬。

“ni……”格瑞还没开口,雷狮就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说道:“被人暗算,行了吧。”格瑞低着头,没说话,周围又恢复了沉静。

“你看看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皮,受伤很好玩吗?”雷狮坐在医务室的床上听着秋没完没了的唠叨,只能敷衍地点点头,不时“嗯”几声。

有点可爱?

这是格瑞当时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谢谢”离开医务室后,两人走在路上,格瑞听见雷狮这么说。

雷狮也隐隐约约地瞟到了格瑞微微泛红的耳尖。

“有趣”

连雷狮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微微上扬的嘴角。

——————————

格瑞:因为我怂!

宠物都谈恋爱了,为啥我还是单身?(10)

文笔垃圾

ooc严重

为啥感觉越写越渣了???(你放屁明明一直都很渣的好不好)

请注意避雷

我真的是按到删除键了

没错这就是我咕了这么久的原因

我爱海盗团(˘͈ᵕ ˘͈)

雷狮似乎并不想回忆起那时的事情,安迷修也识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老大!”外面就传来一阵喊叫,打破了这份宁静,转眼间,一旁的窗户就被粗暴的打碎,随即从窗外跳进来一只大型金毛犬,一下子扑到雷狮面前,脖子上还带着一个和他体型完全不匹配的袋子。雷狮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那抹震惊没有停留太久就是了。卡米尔看到金毛时脸突然一黑,他知道,另一个麻烦的家伙也来了。

这个鲁莽的家伙似乎对大家带来了不太好的印象,当看见金毛竟凑上前去舔雷狮的脸,而且雷狮还没有反抗时,他们绷不住了,嘉德罗斯更是直接冲上去一爪扇开了金毛,不过也只有雷狮知道,那只是佩利独有的示好方式罢了。

“臭猫!你干什么!竟敢偷袭本大爷!”金毛不甘示弱地想要反咬上去。

“来啊,谁怕你这个渣渣!”嘉德罗斯举着拳头随时准备狠狠地挥上去。

“好了佩利,住手。”雷狮的话像是有魔力一样让暴躁的狗狗瞬间变得温顺起来,“帕洛斯,你也出来吧。”

雷狮话音刚落,一只白色的英短猫便从窗外爬了上来。

“呀,看来雷狮老大还没有忘记我们啊~”帕洛斯笑眯眯地走向雷狮。

格瑞觉得帕洛斯笑的很假,而且那个眼神根本不像是属下看老大的敬畏,倒像是……

猎人看猎物那般势在必得的感觉。

总之不管怎么样,格瑞还是将帕洛斯划分到了需谨慎区域内。

雷狮看着被打碎的玻璃,又看看佩利,皱了皱眉头,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冲动的毛病啊。”

佩利挠挠头,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银爵看着这场硝烟弥漫的气氛,猛的瞟见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

哦豁,我jio得你们要完

“所以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卡米尔的表情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不妥,但紧握的双拳无一不在宣誓着卡米尔的怒火。

“我们为什么不能来这儿?”帕洛斯看似无所谓的语气却让卡米尔听出了无限的嘲讽,“雷狮老大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不是吗?”

“我们当然是跟着那只小老鼠来的啦!”佩利没有在意卡米尔因愤怒而微微颤抖的语调,一边说,一边自豪地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掏出一小段沾满口水的小碎布。

雷狮笑了,因为他知道这是太子衣服的布料,脑子里瞬间脑补出了那个搞笑的画面。一边摸摸佩利的头,一边说:“乖狗狗,干的不错。”

众人:我酸了

【all雷】今天来扒一扒我们体育老师的那些gay事儿

突然发现我连论坛体都写不好QAQ

这真的是all雷,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

『今天来扒一扒我们体育老师的那些gay事儿』

1L 星月魔女(楼主)

www鸡冻!

2L 

gay?lz请说出你的故事!

3L 

搬上我的小板凳开始看戏

4L 窝窝头

看见标题我飞几把就滚进来了

5L

喂喂喂ls,说鸡不说巴了解一下

6L

文明你我他了解一下

7L 窝窝头

艹ls一伙儿的吧

8L 星月魔女(楼主)

等本小姐码个字先

9L

鉴定完毕,lz是个腐女没错了

10L

不不不,其实这层楼都已经弯了

11L 你不是一个人

看我名字

12L

lss,ls说你不是人!

13L (。・`ω´・)

啊ls你坏坏,抢我台词!

14L 星月魔女(楼主)

咳咳,虽然我们这个楼有那么一点点弯,但是大家还是要正经一点啊,行吧,本小姐废话不多说。相信大家在学校都听班主任说过这样一句话吧“你们体育老师身体不舒服,这节课我来上。”我们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过……

15L 窝窝头

课是谁,为什么要上ta

16L

同样的世界同样的学校同样的话

17L 显微镜女孩

等等为什么你们的关注点都不太对?

18L 你不是一个人

看我名字

19L (。・`ω´・)

hhhls你有毒吧

20L

不过什么啊,lz不要刚说到关键时刻就嗝儿屁啊

21L 星月魔女(楼主)

喂喂喂,你说谁嗝儿屁呢,本小姐可是在现场直播好吧。总之就是我们班班主任今天良心发现(虽然我知道可能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L太闲了,想找点乐子吧)。L是我们体育老师的姓名开头啊,接下来可能还会出现其他人,为了方便就按照这么称呼。首先是L,如果只看他的颜值,我觉得我一定会是他的终极粉丝,脸又帅,皮肤又白,腰又细,屁股又翘,腿又长,虽然总是在头上系着一条幼稚的头巾,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那家伙的性格恶劣到爆炸好吧,上次本小姐在他面前摔倒了,他不但不扶,甚至还冷笑一下,用一种藐视的眼神对本小姐说了句“鶸”???鶸?!本小姐这么粉嫩可爱的一个少女,他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们说他还是个人吗?!!!(所以这才是我曝光他的真实原因🌚)

22L

哇,lz是个腹黑吧(顺带称赞一下lz的手速)

23L 窝窝头

哦哟~细腰~翘臀~肤白貌美~大长腿~嘿嘿!

24L

我赌一包辣条体育老师绝对是受!

25L 你不是一个人

看我名字(没错又是我,不过我赌两包)

26L

感觉老师有点……不良?

27L

同上!

28L

艹hhhh幼稚的头巾是个什么鬼啊hhhh

29L 显微镜女孩

等等这些好像都不是重点吧!!!

雷狮:学好地理就可以当海盗周游世界了!(  •̆ ᵕ •̆ )

拯救黎明计划(1)

文笔垃圾

ooc严重

请注意避雷

是个all雷新坑

呜呜呜我怎么这么菜( ˙-˙=͟͟͞͞)

少年抚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站在窗边,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海风里混杂着一点不易察觉的腥味,玩儿似的吹动着少年乌黑的发梢。此时天空还是漆黑一片,只有几颗零散的星星,让原本死寂的天空看起来不那么寂寞,海上可以瞧见一点黄晕,少年知道,那是“远方”的灯塔。

“雷狮。”

一句沉稳又带有一丝沙哑的声音钻进雷狮耳中,雷狮随着声音转过身去,“是你啊。”雷狮望了望格瑞,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眼底的一点黑眼圈看得格瑞有些心疼。“今天是第七天了,安莉洁那里还没有消息吗?”

格瑞摇摇头,正想开口,就被屋内的喊声打断了,“雷狮!格瑞,进来吃饭了。”随着声音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棕发少年,他探出一个脑袋,对着温柔地雷狮笑着,身旁不经意间冒出一些奇怪的粉红色泡泡。

“安迷修,我要吃烤串。”雷狮直接忽略了那恶心的滤镜,一边说,一边走进屋内,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抓住他的手,说:“烤串不健康,要少吃。”雷狮无视了安迷修的话,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可爱

安迷修有些脸红,脑子里只剩下这个词。

格瑞默默地跟在后面,看到安迷修和雷狮紧握的双手,心里痒痒的。

“雷狮!”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喊叫,门被狠狠地踹开了。

而雷狮他们显然已经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内心甚至毫无波澜,雷狮一脸无奈地对嘉德罗斯说:“嘉德罗斯,你就不能好好开门吗?”

“那个蓝头发的渣渣有消息了!”嘉德罗斯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饭菜溢了一大半,“!我还没吃呢!”雷狮望着桌上的残局,心里有些不爽,安迷修更是感觉自己心都快碎了一半,这可是他特意为雷狮学做了一个月的菜啊!

“既然安莉洁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就先过去吧。”格瑞第一个发现事情的重点,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顺带将自己和雷狮身上的饭菜残渣给清理了。

大哥,您比蛋糕甜

文笔垃圾

ooc严重

大概是纯情狮?(  • ᵕ • )

请注意避雷

艹我写的什么乐色

雷狮从小就不喜欢吃甜食,甚至还有种讨厌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源于他小时候被自家老姐逼着吃了一块被她涂满芥末的蛋糕,据雷姐说明:“其实那天是愚人节,本来只是想逗逗雷狮。”然而雷狮并不知道,也不听别人解释。于是从那时起,雷狮对甜食的认知从头到尾就只有“难吃”这一点,并且拒绝食用任何跟甜食有关的东西,即使是生日也是吃烤串全席。

而当雷狮知道卡米尔最爱吃甜食的时候,打心底的佩服自己的弟弟。那么难吃的东西卡米尔都能不带一丝犹豫,甚至还有些开心地吃完。一想到这里,雷狮就发誓自己一定要对卡米尔再好一点。

今天是卡米尔的生日。虽然雷狮不喜欢蛋糕,但是一想起弟弟吃到蛋糕时那种满足感,作为弟控的雷狮妥协了。于是卡米尔晚上回家的时候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看见两个被精心包装好的蛋糕,其中一个还留有署名:“你敬爱的大哥”。

作为一个兄控,卡米尔一下子就看出那个没有署名的是雷狮送的,至于另外一个……

“大哥不会写这样的话,丢了吧。”卡米尔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蛋糕扔到垃圾桶里。

雷狮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感觉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一句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哥,谢谢您的礼物,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雷狮笑了笑。

“要一起吃吗?大哥。”卡米尔将蛋糕端到桌子上,用刀切成一小瓣一小瓣的。

雷狮本来想拒绝的,毕竟雷狮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初被那块蛋糕硬生生的给吃哭了的场景,不过看到卡米尔那双渴望的眼神却又不忍心让他失望。

算了,还是弟弟开心比较重要。

雷狮舀起一小勺,慢慢地放入口中,意料之中的苦涩和辛辣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一股甜味扩散在雷狮口中,香浓的奶油味侵入雷狮的味蕾,这蛋糕竟然该死的好吃?!

“嗯!好甜!”雷狮还在感叹着蛋糕的美味,卡米尔就凑了过来,嘴唇轻触在雷狮的唇上,舔了舔上面残留的白色奶油,雷狮一愣,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见雷狮并没有反抗,卡米尔抱住雷狮的腰,得寸进尺地将舌头伸进雷狮的口中搅动,甜味瞬间分散在两人的唇齿间,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甜腻。卡米尔恋恋不舍地离开雷狮的双唇,拉出一条银丝,卡米尔很敏锐地看见雷狮脸上浮现出了一点不自然的红晕。

而接下来的这句话,更是让雷狮的脸红得快要烧起来。

“大哥,您也很甜。”

一个脑洞?

想到一个脑洞,卡雷的

大概就是这样↓

“星星高挂在天空,大海只能永远仰望。”

有没有大佬写/画一下的?(卑微)( ˙-˙=͟͟͞͞)

占tag致歉

该说真不愧是雷狮吗
画技如此精湛
说,雷狮你是不是偷旧设瑞的小星星了
hhhh:-D

宠物都谈恋爱了,为啥我还是单身?(9)

文笔垃圾

ooc严重

请注意避雷

要回归主线了呢

让太子扮演雷狮的原主人吧,毕竟太子比较适合恶人(我真不是故意的,太子吹饶我)ॱଳ͘

啊明天开学了,我又要咕一阵子了,大家作业写完了吗

  

   

自那件事之后,嘉德罗斯就一直跟在雷狮身后,还厚颜无耻地说雷狮是他的王妃,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嘉德罗斯应该早就被卡米尔他们千刀万剐了吧。丹尼尔刚回来的时候还很惊讶,不过看着这两个死对头终于能和谐(然而并不)相处了,心里就十分欣慰,甚至流下了老父亲般的辛酸泪水。

“嘉德罗斯你烦不烦啊!我还没答应你好吗。”在被嘉德罗斯第N次盯着上厕所后,雷狮终于忍受不了了,朝嘉德罗斯大喊道。

“那你就答应我啊。”

雷狮简直要被嘉德罗斯气炸了,“这不是重点好不好,我们都是公的啊!”

“原来如此,雷狮,你是因为不能为我繁衍后代才不肯答应我的,不过没关系,即使你不能生小孩,我也会一直爱你的……”一向话少的嘉德罗斯这次巴拉巴拉说了很多,差点没把他自己感动哭,换来的却只有雷狮的一记眼刀。

雷狮正想开口,就被丹尼尔抱了起来,看见嘉德罗斯在下面干瞪眼的神情,雷狮嘲讽地笑了笑。

“雷狮,有人找你哦。”丹尼尔一边说,一边抱着雷狮走向玄关。

雷狮也挺纳闷谁会找他,想了一会干脆放弃,窝在丹尼尔怀中,靠近门口的时候倒是闻到了一股特别熟悉但是很微弱的风油精味,让雷狮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会是那个混蛋吧。

当雷狮看到门口那个长发男人的时候暗骂了一声,用力地从丹尼尔怀中挣扎下来,跑到格瑞身后缩成一团,雷狮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你怎么了?”格瑞转过身去望着面前紧皱眉头的雷狮,抬起爪子不知道该不该放在雷狮身上。

没等雷狮回答,太子就二话不说走上前去雷狮拎起,对丹尼尔说:“就是它,雷狮我就带走了。”突然被揪住后颈,雷狮生气地举起自己锋利的爪子狠狠挠着太子的手背,太子手上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揪得雷狮后颈发疼。

卡米尔看见雷狮奋力挣扎的样子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绝不是善茬,而且之前大哥跟自己说过,他以前的主人是个人渣,一想到这里,卡米尔就开始撕咬太子的裤腿。“喂!你这个渣渣,还不快放下我的王妃!”嘉德罗斯不满地跑上前去。“去帮忙吗?”银爵看向安迷修和格瑞,“嗯。”“当然。”

“丹尼尔,快让你的宠物滚开!”

看到太子这幅囧样,丹尼尔微微一笑:“可是我认为雷狮并不想跟你走呢。”

“你!”太子越听越气,“我早晚会把雷狮带走的。”说完就扔下雷狮走了,卡米尔连忙跑上去揉揉雷狮发疼的后颈。

“雷狮,你没事吧?”安迷修望了望太子渐渐离开的背影,问道,“那个人是谁啊?”